上饶经济信息管理中专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上饶经济信息管理中专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抚州编辑出版学技师学校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抚州信息传播与策划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综合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知名教授爬山下落不明 有人吃到首张有偿救援罚单

点击次数:39307980次 来源:简阳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9 01:14:57 编辑:飞天话剧社

[上饶经济信息管理中专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上饶经济信息管理中专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2017上饶经济信息管理中专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原标题:上海大学知名教授爬山失联至今下落不明,有人违规登山吃到首张有偿救援罚单

违规登山,不仅是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也是在给社会添麻烦,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文 | 蒲 琳

攀登珠穆朗玛峰、徒步行走大沙漠、只身前往深山老林……近些年,总有人想要做一些挑战自己的事情。那颗“躁动”的心所带来的结果,往往是新闻里“某某人在某某深山里遇险失联,救援队紧急救援”的消息。

这不,仅仅这一周,两起“登山失联”的事件便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两名失联者的结局虽大相径庭,但事件起因却出奇得相似。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两起事件。8月12日,广东籍男子小周穿越四姑娘山后受伤失联。在接到小周家人的报警求助后,阿坝州小金县警方与当地景区管理局派出救援队伍,上山搜救。

最终,在当地管理局工作人员与警方,以及30多名专业的户外救援人员的全力搜救下,经过36个小时的努力,小周被成功救出,并送医治疗,目前已无生命危险。

据参与救援的民警介绍,民警找到他时,他的左腿膝盖和左脚脚踝严重受伤,头部等多个部位都有擦伤,已经不能正常行走。“精神恍惚,奄奄一息。”民警立即采取简单救助措施包扎伤口并持续与男子交流,保持对方神志清醒,不断安慰不要害怕,同时安排人员准备送该男子下山。

据悉,小周是独自一人来到四姑娘山,并在8月12日早上5点趁景区管理人员未上岗之际,翻越景区围栏,违规进行攀登活动。上山后不久,他便摔在山坡上受伤,山上没有电话信号,男子无法求救,家里父母联系不上他,才向阿坝州公安局报警求助。

四姑娘山素有“东方阿尔卑斯山”之称,每年吸引大量攀登爱好者慕名前来。按规定,凡在景区内开展登山、露营、攀岩等户外活动时,需在户外活动管理中心进行实名登记,登记时需携带身份证并和户外向导共同前往,填报信息确认无误后,便可根据户外活动行程规划购买户外活动专用门票。

由于是违规穿越,8月15日,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对小周开出20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单,并根据规定要求周某承担有偿救援费用3000元。目前,相关费用已收到。

而此次救援,是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自2018年9月出台《山地户外运动突发事件有偿救援管理办法》以来的首例有偿救援,同时也是四姑娘山景区开出有偿救援的第一张罚单。

在笔者看来,还有机会被开罚单可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另一起事件的失联者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国内知名犹太和以色列专业学者杨某却至今下落不明。8月2日,杨副教授独自进入河南灵宝汉山景区,在向景区的环卫工人询问“如何去老鸦岔”后,便向汉山金顶方向走去。其间,杨副教授和家人还有过通话。据其家人描述,8月3日早上5点左右,是他们最后一次通话。电话里,杨副教授只是说自己有点感冒流鼻涕,之后便彻底失联。当地市政府先后组织10余支队伍,600余人搜寻仍未果。

参与救援的神鹰救援队伊川大队梁绪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杨副教授应该到过汉山金顶,“因为那里发现了抽过的烟头”。

据了解,老鸦岔是未开发景区,被原始森林覆盖,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登山者也要走较长时间。还有豹子、野猪等危险动物……

“8月7日,救援队连夜赶到事发地,与当地救援力量汇合,花了8个多小时从汉山金顶走到老鸦岔,根据各方的描述判断失联游客的行踪和大致方位,进行了搜索,但没有结果。”梁绪伟说,搜救时山间也在起雾,有的地方能见度就是十几米。

杨的家人也提到,他近视达到900度。按照救援推测,梁绪伟表示,其失足坠崖的可能很大。8月13日,灵宝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通报称,截至8月12日18时,仍未发现失联人员,经与其家属和所属单位沟通后,决定停止搜救工作,并要求汉山景区、公安部门在后续工作中继续关注,发现线索,立即上报。

截至8月17日,杨副教授已失联十几天,至今仍下落不明。

对杨副教授的遭遇,笔者和许多网友一样表示痛心,即便再渺茫也希望他最终能平安归来。

但笔者更想说的是,户外运动是好事,能够开阔人的视野,提高人的身体素质,还能够锻炼人在恶劣环境下的生存能力……不过这些都基于正规合法的户外运动,它绝对不是个人逞强的违规冒险运动。

风景再美,亦有风险;切勿违规攀登,违规穿越!

与此同时,之前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对违规登山者开出相关的罚单,这次四姑娘山可谓是开创了“先河”,大多数网友对此纷纷支持。但仍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是秉着“人命关天”的原则进行援助,“不应该拿钱说事”。话虽如此,但“救人是职责所在”这句话更多是针对那些合法的登山团队与爱好者,而不是针对那些违规登山、不听警告的“冒险者”。要知道援助的过程是极其的复杂,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等。无论是小周,还是杨副教授,除了当地景区管理局和警方外,还出动了多支专业救援队伍,花费了数十个小时。

一名参与救援小周的民警回忆,由于“上山途中全部是上坡路,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以使用”,四姑娘山分局民警和四姑娘山管理局搜救人员通过轮流搀扶、联系马帮牵来马匹这才护送失联男子下山。
笔者想告诉那些不听劝告违规登山入林的人,你们这样做不仅是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也是在给社会添麻烦,能够保住自己的命已经是万幸,所以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违规登山必须买单!

资料来源:四川旅游广播、上观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