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室内设计技术中职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上饶室内设计技术中职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青岛生物科学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上饶中药学培训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综合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男子2年为女友花94万 发现其另有家庭已结过4次婚

点击次数:360274266次 来源:修水新闻 发布时间:2019-09-06 19:57:08 编辑:官网

[上饶室内设计技术中职学校网站为您提供上饶室内设计技术中职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2017上饶室内设计技术中职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原标题:两年为“女友”花94万,后发现其另有家庭…涉事女子:共同开销

2013年10月,49岁的已婚男谢良(化名)与在舞厅工作的34岁李艳红(化名)一见如故,谈好条件后,两人在成都市金牛区华西庭园同居。

2015年6月,谢良被调派外地工作,每次回到家总见不到人,年底追到李艳红巴中老家才得知,她早已和别人结婚。

“她不仅在我们同居期间结婚,还骗我说女儿是她收养的,儿子是她干儿子。”谢良说,与李艳红初识他已和妻子分居十几年,奔着结婚的目的跟李艳红在一起,此后还为她离了婚。同居两年期间,谢良一共给李艳红94.8万元。

伤心欲绝之下,2018年上半年 ,谢良将李艳红告上法庭,要求她返回基于结婚为目的支付的款项共计94.4万。

2018年9月29日,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李艳红返还31.2万。随后,李艳红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二审已于2019年5月开庭审理,目前还在等待判决。

为同居“女友”花费90余万

结果发现其另有家庭

谢良是某国企职工,2013年,因停薪留职回成都做钢材生意,当年10月,他在成都一舞厅与李艳红一见如故。

“当晚聊了很久,她说自己刚离婚很受伤,想找个人踏实过日子。”谢良说,他已经和妻子分居10年,为了孩子没有离婚,可是一直想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她提出,她比我年轻,如果跟我在一起,要有一个保障。”

谢良说,一个礼拜后,他给她买了钻戒,又按揭购买价值25万的丰田车。

“买车时候我说以我的名义买,她说不行,后来我又一想,反正大家都要一起生活,也无所谓。”谢良说,为了履行给李艳红一个保障的承诺,他答应把自己挣的钱交给李艳红,一切谈好,两人在李艳红租的华西庭园同居。同居后,谢良依然到舞厅去跳舞,每次到舞厅,为了照顾“李艳红脸面”,他依然三五百给她付“伴舞费”。

谢良说,生活了一段时间,李艳红把自己妈妈接了过来,一同居住。

“后来她又跟我说,在浙江收养了一个女儿,已经9岁,要接过来一起住。”谢良说,他也同意了,包括把李艳红的父亲也接了过来,“我们以结婚为目的一起生活,期间一家人所有的开支,包括她‘养女’就读小学的择校费,都是我在支付。”

谢良说,起初生意好的时候,他每个月固定转账2.4-2.5万给李艳红,2014年底钢材市场疲软,转账逐渐少了。

2014年4月,借着回巴中给家人过生的理由,李艳红在巴中全款购买了一套房子。

“买时候没跟我说,后来才说花了50万,又找我要了7万元的现金装修房子。”谢良说,为了李艳红,2015年1月他正式与妻子协议离婚。

2015年6月,他被单位调回,离开成都到驻地上班,一个月只能回来几天,这时谢良发现李艳红总不在家。

“我们同居后她离开了舞厅两三个月,后来我们协商,她又回去上班了。”谢良说,他问李艳红去向,李艳红总说忙,2015年12月24日,李艳红母亲在医院输液,谢良付了医药费侍奉在前,却依然见不到李艳红身影,发短信也不回复。

谢良忍无可忍,他向李艳红同学打听了她的去向,追到老家巴中,在他的一再逼迫之下,李艳红终于现身并承认,自己已经结婚。后经过律师调取,2015年12月2日,李艳红与别人登记结婚。

而后谢良也打听得知,一直在一起生活的“养女”,实际上是李艳红与前夫的亲生女儿,常来吃饭的“干儿子”,也是亲生儿子。“这已经是她结的第四次婚了。”

男子起诉:主张返回94万

法院判:返回31.2万

2016年春节,谢良依然与李艳红母亲在成都一起度过,同年6月,正式从华西庭园搬离。

“分手时,我提出,既然你找到了爱人,我们结婚目的没有办法达成,就把我支付的钱还给我,我不要求全部,把车给我,然后再给我30万。”谢良说,同居两年期间,他一共分62次向李艳红转账77.9万元,还有现金和购买首饰、衣物、电脑、支付房租物业、李艳红女儿的托管费等,共计94.8万元。

“她当时答应两年后给我。”谢良说,他等了两年,李艳红并没有兑现,2018年,他首次以借贷纠纷将李艳红起诉,后又将起诉事由更改不当得利,要求她返还基于结婚为目的支付的款项共计94.4万。

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判决书表明,谢良与李艳红确定同居关系为2013年的10月,谢良认为,双方的同居关系一直持续到2016年的2月,李艳红认为双方的同居关系持续到2015年的3、4月份。

不过记者留意到,谢良提供的转账记录和短信显示中,谢良给李艳红的转账记录在2015年5月20日有一笔,2015年8月29日还有一笔1500元。同年12月24日,谢良还在照顾李艳红母亲,以及2016年7月李艳红给谢良发送的道歉短信。

法院审理认为:谢良通过转账给李艳红支付的77.93万元,

第一,其中31.2万李艳红认为是谢良给她支付的伴舞费,但是因为李艳红提供不了相应的证据,应该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应该返还给谢良;

其二,谢良的大部分转账均发生在2015年1月14日之前,即谢良离婚之前,因此,其主张以结婚为目的的赠与,法院认为与他婚姻存续的事实不符,因此不予以采信且不予以支持。

其三,谢良支付的7万元现金房屋装修款,法院认为无证据证明已经支付,所以不予以支持。

李艳红回应

“90多万元是两个人生活的共同开销”

开庭之前,谢良与李艳红面谈了一次,谢良录了音。

录音中,李艳红承认,初始时谢良与老婆分居,两个人奔着结婚的目的而来,谎称女儿和儿子非亲生,是因为“在舞厅上班的人,没有哪个人说一句实话。”

这段录音,李艳红也解释了之所以跟别人结婚,是因为“你离婚把房子过户给了自己的女儿,把啥子都给了你老婆,你跟到我就是一无所有了,哪个还要跟到你。”

2019年9月5日(昨天),李艳红回应她与谢良的纠纷时表示:

“我是被他骗了,他跟我说因为跟老婆分居离了婚,同居了10个月后我发现他骗我,他根本没有离婚,我忍无可忍,2015年3、4月份与他分手,5月份我已经和别人谈婚论嫁,分了手跟谁结婚是我的自由。”李艳红说,她承认谢良确实对她很好,两年期间给她90多万,但是这钱属于双方生活的共同开销,包括给她买车和7万装修现金,都是为了追求她而无条件赠与的。“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要结婚,为了转移财产才离婚的,不是为了我离婚的。”不过,李艳红也坦诚,谢良起诉的根本原因是恨她与别人结了婚,3月份分手后谢良依然对她纠缠不休,为此她还报警了,不过她并没有提供警方询问笔录,也否认警方记录载明“与谢良纠纷”。

为何分手后还有金钱往来?李艳红表示,那是谢良对她纠缠不休硬要给的。

对于法院要求返还的31.2万,李艳红认为这是谢良支付给她的伴舞费。

“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说怕你把我甩了,我还有一家子要养的,他跟我说两个人在一起,吃、穿、用、住另外算,工资另外给,在舞厅上班的人一天800元,他也按照800元付工资。”李艳红说,为此流水上每个月有2.4万的入账。

基于钱是双方生活的共同开支、属于无条件赠与和伴舞费这三个理由,李艳红不服一审判决, 向成都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不管判决如何,他现在生活恼火,我还是可以给他一笔钱,念在他曾经对我那么好的份上,我不像他这么狠,上诉就是告诉他,感情中容不得欺骗。”而关于女儿和儿子以及结婚次数的问题,李艳红回避了。

据了解,二审已于今年5月份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判决。

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